廢棄物之分類不能逕論以事業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一審法院認定不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2014-04-08

一般廢棄物於清除過程可進行分類,本即無疑問,縱係事業廢棄物,為利於後續之運輸、處理或再利用,

清除機構如依許可內容執行廢棄物之清除工作,其將同類別及同性質廢棄物分類之行為,亦屬清除程序。

文章日期:2012-08-02 00:01

 

【裁判字號】

101,上訴,502

【裁判日期】

1010725

【裁判案由】

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    101年度上訴字第502號

上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環保工程有限公司

兼代表人  

被   告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吳春生律師

      張景堯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件,不服臺灣高雄地方法

院100 年度訴字第1444號中華民國101 年2 月24日第一審判決(

起訴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100 年度偵字第17724 、24

271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蘇oo係址設高雄市○○區○○路240

    巷23弄58號9 樓「oo環保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忠岱公司

    )負責人,依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規定,取得主管機關高雄

    市政府所核發之廢棄物清除許可證(高市府環四字第68600

    號),而僅得以從事一般廢棄物與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清除工

    作,然被告蘇靖貴、蘇忠、蔡志雄、何瑞豐均明知所取得之

    廢棄物清除許可證,依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

    辦法第2 條第1 款之規定,乃屬接受委託清除廢棄物至境外

    或該委託者指定之廢棄物處理場(廠)處理之機構,並不得

    為廢棄物之貯存、處理,竟共同基於未依前述廢棄物清除許

    可文件內容清除廢棄物之犯意聯絡,由蘇靖貴僱用蔡志雄、

    何瑞豐,指示蔡志雄擔任司機,負責將房屋拆除後之廢木材

    、廢鐵、廢鋁、廢電線、廢塑膠,載運至忠岱公司位於高雄

    市○○區○○路面積約1655.5平方公尺之廢棄物處理場(坐

    落高雄市○○區○○段353 、354 、355 、356 地號土地)

    ,復由蘇忠在現場督導分類工作,由蔡志雄將載運之廢棄物

    傾倒於上揭土地上,再由何瑞豐、蔡志雄共同將鐵類、塑膠

    類、木板類分開,後由蔡志雄將分類完之廢棄物載到高雄市

    仁武區焚化爐或南區焚化爐,將分類後可回收之廢棄物載運

    至資源回收場變賣,蘇靖貴、蘇忠、蔡志雄、何瑞豐等人依

    此方式從事廢棄物之貯存、分類等廢棄物貯存、處理工作而

    牟利。嗣於民國100 年6 月7 日11時10分許,為警持搜索票

    會同環保警察、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等人,前往上址搜索,查

    獲蔡志雄、何瑞豐、蘇忠等人在場從事廢棄物貯存、處理作

    業,當場發現現場貯存之廢電線、廢電器、廢資訊用品、廢

    棧板、廢木材、廢塑膠、生活垃圾等廢棄物初估高達90至10

    0 公噸,並扣得忠岱公司所有堆高機1 輛、車牌號碼037-BU

    號、322-XY號、699-BR號大貨車3 輛、堆高機1 輛、三聯單

    4 張、過磅單2 張、收據1 張、清運報表1 張;100 年度3

    月份三聯單163 張、100 年度4 月份三聯單156 張等物。因

    認被告蘇靖貴、蔡志雄、蘇忠、何瑞豐涉犯廢棄物清理法第

    46條第1 項第4 款未依規定領有廢棄物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

    棄物貯存、處理罪嫌,被告忠岱公司係犯同法第47條之罪嫌

    ,應科以同法第46條之罰金刑等語。

二、公訴意旨認被告等人涉有前開罪嫌,無非以被告蘇靖貴、蔡

    志雄、蘇忠、何瑞豐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及高雄市政府

    核發忠岱環保工程有限公司廢棄物清除許可證(高市府環四

    字第68600 號)、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現場查

    獲照片、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事業機構廢棄物稽查紀錄表

    影本、忠岱公司違法堆置處理各類廢棄物混合物對環境可能

    之衝擊影響報告等,為其論據。

三、按傳聞法則之重要理論依據,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

    對詰問予以核實,乃予排斥,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

    之反對詰問權,於法院審判時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並

    貫徹刑事訴訟法修法加重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確認當事

    人對於證據能力有處分權之制度,傳聞證據經當事人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本件被告兼代表人

    (下均簡稱為被告)蘇靖貴、被告蘇忠、蔡志雄、何瑞豐及

    其等之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已表示對於全案卷證所存

    證據均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48至52頁),本院復斟

    酌該等證據並非非法取得,亦無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形,以

    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第1

    項規定,應認該等證據均得採為證據。

四、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

    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定有明文。又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

    料,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

    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

    定,若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懷

    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

    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又按刑

    事訴訟法第161 條第1 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

    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

    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

    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

    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76年臺上字第

    4986號、最高法院92年臺上字第128 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

五、訊據被告蘇靖貴、蔡志雄、蘇忠、何瑞豐,均堅決否認有何

    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犯行,被告蘇靖貴辯稱:因廢棄物產源

    不方便分類,而處理機構又拒絕收受未分類之廢棄物,故忠

    岱公司於載送廢棄物至處理機構前,須做簡易分類,此種行

    為並非廢棄物處理過程之「處理」,而將廢棄物暫放於前開

    廢棄物處理場,亦非「貯存」等語;被告蘇忠辯稱:伊是蘇

    靖貴之父,當日僅係到該處玩,並未督導分類工作等語;被

    告蔡志雄、何瑞豐則各以:其2 人分別受僱於被告蘇靖貴,

    蔡志雄擔任司機工作,何瑞豐從事簡易分類,均不清楚是否

    違法等語置辯。經查:

  (一)被告蘇靖貴係址設高雄市○○區○○路240 巷23弄58號9 樓

    忠岱公司負責人,該公司領有高雄市政府核發之廢棄物清除

    許可證(許可營業項目為一般廢棄物及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清

    除,並非處理、貯存,許可期限至101 年12月31日止)。被

    告蘇靖貴並僱用被告蔡志雄、何瑞豐,由蔡志雄擔任司機,

    負責將廢棄物載運至忠岱公司位於高雄市○○區○○路廢棄

    物處理場(坐落於高雄市○○區○○段353 、354 、355 、

    356 地號土地),由何瑞豐在該處負責廢棄物分類,分類完

    畢後,再由蔡志雄將無法回收之廢棄物載運至焚化廠或掩埋

    場做最終處理等情,為被告5 人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52至

    53頁),互核其等所言,亦相吻合;並有100 年6 月7 日高

    市○○區○○段353 、354 、355 、356 地號之現場照片、

    忠岱公司場區配置圖、高雄市政府高市府環四字第68600 號

    廢棄物清除許可證、忠岱公司之經濟部商業司公司資料查詢

    等在卷可稽(依次見100 年度偵字第17724 號卷〔下稱1772

    4 號偵卷〕第15頁、第17至19頁、第26至53頁、第115 至11

    6 頁、第117 頁),是此等部分之事實,均堪認定。

  (二)依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依廢棄物清理法第12條第1 項授權而訂

    定之「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 條第6 款規定,

    及依廢棄物清理法第36條第2 項之授權所訂定之「事業廢棄

    物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第2 條第3 款規定,所謂

    之「處理」,係指下列行為:1.中間處理:指一般廢棄物、

    事業廢棄物在最終處置或再利用前,以物理、化學、生物、

    熱處理、堆肥或其他處理方法,變更其物理、化學、生物特

    性或成分,達成分離、中和、減量、減積、去毒、無害化、

    安定、固化或穩定之行為。2.最終處置:指將一般廢棄物、

    事業廢棄物以安定掩埋、衛生掩埋、封閉掩埋或海洋棄置之

    行為。3.再利用:指將一般廢棄物、事業廢棄物經物理、化

    學或生物等程序後做為原料、材料、燃料、肥料、飼料、填

    料、土壤改良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會商中央目的事業主管

    機關認定之用途行為。查,據證人即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現場

    稽查人員蕭旭峰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問:現場看到的情

    況可否說明?)當天有1 臺清除車輛在現場執行抓載廢棄物

    的作業,另外在那個場區有儲存堆置廢電線電纜…堆置一些

    事業廢棄物。(問:是否為分門別類堆置?)對,分類堆置

    。(問:是否為分類好的?)對,是袋裝。」等語(見原審

    卷第48頁)。佐以依現場照片(見17724 號偵卷第26至53頁

    )所示,被告忠岱公司堆置廢棄物現場,確有廢電線、廢電

    器、廢資訊品、廢木材、廢棧板、生活垃圾混雜其中,及忠

    岱公司係將廢電線、廢電路板、廢金屬、廢塑膠管分別成堆

    放置之情形,足認忠岱公司僅係將所收得之廢電線、廢電路

    板、廢金屬、廢塑膠管等廢棄物,分別成堆放置,並無符合

    前揭所述「中間處理」、「最終處理」或「再利用」之情事

    。又有關清除機構收回之廢棄物是否可不經分類,直接往最

    終處理機構,依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100 年12月6 日高市

    環局廢管字第1000126267號函(見審訴卷第73頁)示以:「

    1.依事業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第2 條規定,

    清除指事業廢棄物之收集、運輸行為;另依公民營廢棄物清

    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辦法第2 條規定,廢棄物清除機構為接

    受委託清除廢棄物至境外或該委託者指定之廢棄物處理場(

    廠)處理之機構。2.其中清除業者所清除之廢棄物運至焚化

    廠、掩埋場及處理廠時是否需先分類,應視欲運往之處理廠

    (場)之處理許可項目而定;若係屬許可項目含廢塑膠、廢

    鋁塊、廢鐵、廢電線之處理廠(場),則可不予分類運往該

    廠(場)處理之。3.另按本局資源回收廠代處理廢棄物管理

    自治條例第7 條第1 項第3 款規定,不可燃物質,如集塵灰

    、灰渣、礦渣、玻璃、金屬屑及建築廢棄物或其他不可燃物

    質不得運送進廠。另依據本局南區資源回收廠代處理廢棄物

    注意事項壹二、不可(適)燃廢棄物包括爐石、礦石、爐渣

    、飛灰(含固化物)、陶瓷、磚瓦、土石、混凝土、廢金屬

    、廢電器(纜)、廢石膏、廢皮革、廢化學物質、廢藥劑、

    粉狀廢棄物、氯化烴類廢棄物(PVC 類廢塑膠、電絕緣體、

    農藥、廢滅火劑、廢木材防腐劑、聚氯乙烯製之點滴瓶與導

    管)等廢棄物禁止進廠。故清除機構如清運夾有PVC 類廢塑

    膠、廢金屬、廢電線等廢棄物,係屬上開規定不可(適)燃

    廢棄物不得進廠(焚化爐)之廢棄物。」等語,表明欲送至

    各個最終處理機構之廢棄物,須先視廢棄物性質而為事先分

    類,尚不得不分種類,逕予送往某一最終處理機構。是以,

    由之足認被告蘇靖貴於警詢供稱:「現場(指忠岱公司廢棄

    物處理場)有許多廢棄物堆置,廢棄物從仁武區永達技術學

    院旁空地載運進來,其他一些廢木板是從其他住宅裝潢拆除

    下來,要來做分類再利用,因為焚化爐規定進場車輛載運廢

    棄物,不能有鐵類及塑膠類及可再利用之資源,木板要另外

    分開,不能跟一般廢棄物混在內。」等語(見17724 號偵卷

    第7 頁正面),應屬可採。再就有關廢棄物之分類作業,究

    屬「清除行為」,抑係前開所述之「處理行為」乙節,行政

    院環境保護署100 年4 月18日環署廢字第1000030655號函謂

    :「廢棄物清除行為是否包含分類作業一節,一般廢棄物部

    分,依據『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 條第6 款規

    定『分類:指一般廢棄物於貯存、回收、清除及處理過程中

    ,將同類別性質者加以分開之行為』,亦即一般廢棄物之貯

    存、回收、清除及處理過程中,均得分類;有關一般事業廢

    棄物部分,現行規定未明確,為務實解決問題,如為利於後

    續之運輸、處理或再利用,亦得將同類別及同性質者分類清

    除。」;同署100 年5 月20日環署廢字第1000042399號函再

    謂:「1.依『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規定,一般廢

    棄物於貯存、回收、清除及處理過程均可進行分類;依『事

    業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第2 條定義,處理

    係指中間處理、最終處置及再利用,並未包含分類,且亦無

    分類之定義。因此如為利於後續之運輸、處理或再利用,清

    除機構得將同類別及同性質者廢棄物分類清除。2.有關清除

    過程之分類行為是否需申請許可一節,目前尚無要求。3.清

    除機構如依許可內容執行廢棄物之清除工作時,其將同類別

    及同性質廢棄物分類之行為,仍屬清除程序;處理機構如為

    利於後續處理或再利用,將廢棄物進行分類,則該分類屬處

    理程序。」(見審訴卷第64至66頁)。則依前開函文所示,

    可見一般廢棄物於清除過程可進行分類,本即無疑問,縱係

    事業廢棄物,為利於後續之運輸、處理或再利用,清除機構

    如依許可內容執行廢棄物之清除工作,其將同類別及同性質

    廢棄物分類之行為,亦屬清除程序。被告蘇靖貴僱用被告蔡

    志雄將廢棄物自產源載運至上開廢棄物處理場後,由被告何

    瑞豐予以分類是否可回收之物後,再由被告蔡志雄將無法回

    收之廢棄物載運至焚化廠或掩埋場做最終處理,其等所為,

    無一符合上開所述「中間處理」、「最終處理」及「再利用

    」定義,反與「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 條第6

    款規定之「分類」定義相符,既如前述,則被告蘇靖貴、蔡

    志雄、何瑞豐所為,並非從事廢棄物「處理」之行為,自堪

    認定。

  (三)依「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 條第7 款規定及「

    事業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第2 條第1 款規

    定,所謂「貯存」係指一般廢棄物、事業廢棄物於回收、清

    除、處理前,放置於特定地點或貯存容器、設施內之行為。

    被告忠岱公司於收集廢棄物後,先載運傾倒在該公司前開位

    於位於高雄市○○區○○路廢棄物處理場以進行分類,固似

    符合上開規定。然觀諸前開行政院環保署100 年4 月18日環

    署廢字第1000030655號函、同署100 年5 月20日環署廢字第

    1000042399號函,及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100 年12月6 日

    高市環局廢管字第1000126267號函所示,為利於後續之運輸

    、處理,清除機構得將同類別及同性質廢棄物分類清除,就

    傾倒之廢棄物進行分類,將不可回收之廢棄物送至焚化廠,

    足認清除機構為利於後續之運輸、處理,得將廢棄物進行可

    回收及不可回收之分類。而清除機構進行廢棄物可回收及不

    可回收之分類,必然需先放置於特定地點,是清除機構為進

    行廢棄物可回收及不可回收之分類而暫時放置於特定地點,

    並非上開規定所指之「貯存」行為,殆無疑義。從而被告忠

    岱公司為進行廢棄物可回收及不可回收之分類而暫時將之放

    置於上開地點,自非上開規定所指之「貯存」行為。

  (四)檢察官上訴雖執行政院環境保護署100 年3 月31日環署廢字

    第1000020688號函、同署97年9 月22日環署廢字第09700683

    90號函,以為廢棄物「分類行為」仍屬中間處理行為之論據

    。惟觀之前開2 份函文所示內容,不僅與本院前揭認定不合

    ,亦與該署100 年4 月18日環署廢字第1000030655號函、10

    0 年5 月20日環署廢字第1000042399號函示內容不符,已無

    可採;且由各該函文所示發文時間先後以觀,似可認行政院

    環境保護署就廢棄物之「分類行為」是否屬中間處理行為,

    業已變更其意見為否定,更無從據之而為被告等人不利之認

    定。

  (五)另被告即蘇靖貴之父蘇忠於警方會同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稽查

    人員查緝當日,固亦在前開忠岱公司位於高雄市○○區○○

    路廢棄物處理場,然其當日是前往該地找人遊玩、飲酒之情

    ,業經被告蘇忠陳明在卷(見17724 號偵卷第8 頁反面),

    核與被告即證人蘇靖貴於警詢所述相符(見同上卷第7 頁正

    面),檢察官復未提出任何證據,用以證明被告蘇忠在現場

    係負責督導分類廢棄物之工作,自難僅以被告蘇忠於為警查

    緝時亦在現場乙節,即為其不利認定。況且,被告忠岱公司

    僱用何瑞豐、蔡志雄所為之廢棄物分類行為,亦非從事廢棄

    物之「處理」或「貯存」行為,有如前述,自無從為被告蘇

    忠有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規定之認定。

  (六)檢察官固又舉卷附忠岱公司違法堆置處理各類廢棄物混合物

    對環境可能之衝擊影響報告(見17724 號偵卷第114 頁),

    為被告等人不利認定之依據。惟核之該衝擊影響報告所載:

    該公司(指忠岱公司)為清除業,「依法不得於該址進行廢

    棄物堆置及貯存行為,應於產源清除事業廢棄物後直接進入

    處理機構進行中間或最後處理,非法堆置及貯存行為,已造

    成空氣污染、噪音污染、水污染、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環境

    衛生污染、廢棄物污染等」等語,係出於報告人董旭峰個人

    主觀評斷,且無其他證據足資佐證,自難據此報告即為被告

    等人有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規定之行為,

    且因之造成環境污染之認定。

  (七)被告蘇靖貴僱用被告蔡志雄、何瑞豐載運廢棄物至被告忠岱

    公司位於高雄市○○區○○路廢棄物處理場為廢棄物分類之

    所為,既非從事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被告蘇忠部

    分復無證據足以證明其有參與被告蘇靖貴等人之廢棄物分類

    行為,均如上述;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等

    人有何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之犯行,其等

    犯罪自屬不能證明,依諸刑事訴訟法第301 第1 項之規定,

    自應為被告5 人無罪之諭知。

六、原審因而為被告5 人無罪之判決,核無不合。檢察官上訴仍

    執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郭振昌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7     月    25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李炫德

                                      法  官  張盛喜

                                      法  官  徐美麗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本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本判決須符合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之規定始得上訴。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規定: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

上訴之理由,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  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  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  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至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三百九十

    三條第一款之規定,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7     月    25    日

                                      書記官  楊明靜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不動產經紀業者就訂約事項調查之義務,若未特別約定,應以通常所能查證之方法為已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為終止借名登記後請求返還房屋有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共有物分割須先就原物分配,必於原物分配有困難者始予變賣價金分配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被告未據實告知交易重要事項屬於民法第92條詐欺意思表示,應返還價金與買受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違章建築的事實屬於交易上重要資訊, 出賣人未據實告知,應屬民法上詐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出賣人未據實填寫現況說明書,致買受人陷於錯誤而締結買賣契約,應返還價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定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2520萬665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斷被告涉及販賣第二級毒品之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及販賣第一級毒品 一審法院判處合併執行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嫌販賣第二級毒品 其中一罪法院認為欠缺補強證據 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二審法院認定被告犯傷害罪 判有期徒刑一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竊盜案件二審諭知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一審法院認定應成立普通傷害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依法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誹謗罪及個人資料保護案件 一審法院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買方向房屋仲介公司訴請賠償 二審法院駁回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一審法院駁回原告聲請宣告分別財產制之聲請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殺人罪與傷害罪之區別,視有無殺意為斷,被害人受傷害程度,不能據為認定有無殺意之唯一標準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販賣第一級毒品案件 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駁回原告夫妻剩餘財產分配之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剩餘財產除因繼承或無償取得者外 妻應有平均分配之權利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登記契約倘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或公序良俗 應承認其效力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契約既終止 即得請求取得房地登記名義之人移轉所有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無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策畫 指揮槍擊案之犯行 判處無罪 駁回檢察官上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標的物之瑕疵已修復完畢 買受人猶拒絕履約 此應屬於可歸責其事由之給付遲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令買受人應給付買賣價金及按日遲延之違約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施用毒品之人如供出毒品之來源,指證之真實性,應有補強證據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持有第二級毒品超過純質淨重20公克 法院為緩刑宣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徵信社返還委託費用 一審法院判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給付貨款 法院判准原告全部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准許聲請人更生 每期清償3500元 為期六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所有之車輛因車禍受損 法院判准賠償 503314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請求支付CNC工具機廠驗款及驗收款 原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解除買賣房屋契約無理由 法院判決被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因遭被告不當體罰 請求損害賠償 法院判令被告應賠償損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法院判決被告涉犯強制罪部分無罪 殺人未遂罪公訴不受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車禍案件 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354830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積欠金融機構借款 法院裁定准許更生 每月清償1500元 為期6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終止後 被借名人即應基於借名契約有返還房地之義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既類推適用委任之規定 其借名契約性質有不能消滅者 自不因當事人一方死亡消滅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被起訴殺人未遂罪,一審認定沒有殺人犯意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加重強盜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得易科罰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購買房屋之消防設備有瑕疵欲解除買賣契約,法院認定解除契約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借款案件,借款人訴請確認債務不存在
(高雄張景堯律師) 買受人不知悉買賣行為有害及債權人之債權,債權人訴請撤銷法律行為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現金卡之卡債請求清償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偽造有價證券部分,判處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分割共有土地一審採價金補償 二審改認為應以原物分割為原則(方案七) 互相不找補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地方法院認定雖被告職稱為經理 然其與公司之關係仍屬勞動契約並非民法委任契約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需就買賣及所有權移轉為通謀虛偽意思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無法證明從事司機工作之被告參與詐欺犯行 地方法院判定詐欺及洗錢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 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三級毒品愷他命一審判6年 二審改判3年9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按販賣毒品之所謂販賣行為,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 且客觀上有販入或賣出毒品行為,即足構成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明知車輛來源不明而買受 涉犯故買贓物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確認工程款存在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請求給付醫療險保險金理賠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二級毒品判處合併執行5年6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英文律師函-請求給付貨款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告訴人撤回對配偶之通姦告訴 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有與購毒者就價金與毒品數量達成合意 惟無法認定已經交付毒品 判處販賣毒品未遂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 實施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始成立幫助犯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土地所有人不得單純請求房屋使用人遷出 否則將來無法強制執行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過失傷害案件 經告訴人撤回告訴 法院諭知不受理判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在學之成年子女 求學中因無法期待自足 仍得請求父母應負擔扶養義務
(張景堯律師承辦)被告涉嫌殺人未遂 法院考量其與被害人和解 且長期患有精神障礙疾病 判處緩刑
被告僅為末端銷售業務 法院依據刑法31第2項 59條 及96年減刑條例減刑
商業負責人明知不實事項填入會計憑證者 成立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傷害案件 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 法院應為不受理判決
拍得之土地上有建築物 法院認定應成立推定租賃關係
母親因車禍過世 法院認定精神慰撫金以75萬元為適當
地方法院以憲法上工作權之保障 認定競業禁止條款無效 故原告請求違約金給付應無理由駁回
員工下班時間發生車禍屬於職業災害範圍 雇主應有原領薪資及醫療費用補償之義務
雇主勞保高薪低報 因此導致員工短領之補償 雇主有賠償之義務
購毒者涉嫌偽證罪-經審判後認定所述並非虛偽~判處無罪
廢棄物之分類不能逕論以事業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一審法院認定不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家事法院參酌社工訪視報告 依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考量 裁定改由聲請人單獨監護子女
原告以抵押權違反從屬性訴請法院塗銷抵押權登記~原審法院判定應塗銷~被告上訴二審後~二審法院認定抵押權實質上屬於同一~廢棄原第一審法院之判決
檢察官起訴結夥強盜罪~一審法院判定無法認定有強盜行為及強盜犯意聯絡~判決被告無罪
法院認定購毒者偵查中陳述有瑕疵~無法遽認被告涉嫌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判定此部分無罪
被告趁機抽取他人信箱內之競選文宣~係以和平方式為之~非強暴或脅迫行為~不構成選罷法第98條第1項1款所稱其他非法行為
販賣毒品案件~除有共同被告之自白外~仍須其他補強證據始足以認定被告之犯罪
施用毒品之人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之陳述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得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里長當選無效訴訟
繼承人明知其被繼承人與他共有人有土地交換契約~主張拆屋還地屬於權利濫用
賣主交付貨品不符合兩造約定之品質-買受人得解除契約請求返還已支付之價金..
警方陷害教唆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高等法院撤銷原審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
Judi
Judi
Judi
Judi
Judi
高雄張景堯律師 電話:(07)537-5559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復興四路10號6樓之9 信箱: jingyau1225@gmail.com
Copyright © 2013 網旭科技 All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