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十四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2015-10-23
會議日期
104/09/01

討論事項:
壹、檢討本院民國六十二年十月九日六十二年度第二次刑庭庭推
    總會決議(五)
決議文:共同收受之賄賂,沒收追徵均採共犯連帶說。
決  議:改採原提案之甲說,並修正文字如下:
        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賄賂為之。

貳、一○四年刑議字第五號提案
    刑十庭提案:                                      
    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
    故意將其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以公開揭露之方式出示於他
    人(下或稱「亮票行為」),是否構成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
    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
肯定說:
一、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規定:「本憲法所規定之各種
    選舉,除本憲法別有規定外,以普通、平等、直接及無記名
    投票之方法行之」。又地方制度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
    定:「直轄市議會、縣(市)議會置議長、副議長各一人,
    鄉(鎮、市)民代表會置主席、副主席各一人,由直轄市議
    員、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以無記名投票分別
    互選或罷免之」。直轄市、縣(市)議會議長具有對外代表
    議會,對內綜理議會事務之職權,副議長於議長因故不能執
    行職務時,得代理議長之職務。故直轄市、縣(市)議會議
    長與副議長之職務,與國家政務及事務均具有重要之利害關
    係。而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
    係屬議員法定職權之行使,其結果影響於議長及副議長之產
    生,亦與國家政務及事務具有重要利害影響;故議員於投票
    選舉議長、副議長時,其選票上所記載之內容,顯與國家政
    務及事務利害攸關,應屬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所稱之
    「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而議員選舉議長、副議長,依
    上述規定,既應以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行之,則議員於投票時
    自不得故意將其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以公開揭露之方式出
    示於他人,否則即屬故意洩漏國防以外應秘密文書之行為。
    況直轄市、縣(市)議會議長、副議長選舉之「亮票行為」
    ,易滋生暴力、金錢或其他不法介入選舉之流弊,對於選舉
    結果具有實質之影響,故法律規定應採無記名投票之方式,
    藉以保障選舉之公平性與純潔性,而杜絕不法外力介入。參
    諸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第九十一條,
    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六十三條第二項、第一○五條,暨
    公民投票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第四十九條之規定,對於投
    票人之「亮票行為」均有處罰之規定。故直轄市、縣(市)
    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故意將其在選票上所
    圈選之內容以公開揭露之方式出示於他人,自應論以刑法第
    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
二、所謂「議會自律」,必須在不牴觸憲法及法律規定之前提下
    ,始得由議會自行訂定議事規則而為適用。直轄市、縣(市
    )議會議長、副議長之選舉,依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及地方
    制度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定,既應以「無記名方式」
    行之,則議員於選舉議長、副議長時,自不得故意將其在選
    票上所圈選之內容,以公開揭露之方式出示於他人,否則即
    觸犯前揭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是直轄市、縣
    (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之「亮票行為」
    ,顯非屬議會自律之事項,自不得排斥司法權之介入。
否定說:
一、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
    ,係列於公務員瀆職罪章內;該罪所保護之法益為國家法益
    。而上開條項所稱「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
    、消息或物品」,其「秘密」係指國防以外與國家政務或事
    務具有重要利害關係,而由國家所保有不得洩漏之公務秘密
    (下稱公務秘密)而言。又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
    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其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係議員
    依規定以「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自由行使其投票權所形成之
    秘密,並非國家基於政務或事務所形成之秘密。且上述投票
    圈選內容之秘密,僅該投票之議員知悉及保有;除非該議員
    有「亮票行為」,其他人均無從知悉或保有該秘密。而議員
    於投票圈選議長、副議長時是否有「亮票行為」,對於選舉
    之結果(亦即何人當選議長、副議長)並無影響,對於國家
    政務或事務亦無利害關係。且議員投票時究竟圈選何人擔任
    議長、副議長,或故意投廢票,僅涉及議員個人政治意向與
    理念,屬於議員自由行使其投票權之內涵,與議長、副議長
    當選後所具有之職權功能,係屬不同層次之事項,自不得混
    為一談。故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
    議長時,其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僅屬議員本身所保有之
    秘密,既非國家所保有之秘密,亦與國家政務或事務無關,
    自非屬上開公務秘密。若認係屬於上開公務秘密,則議員不
    僅於投票時不得有「亮票行為」,於投票後亦不得私下將其
    投票圈選之內容告訴家人、朋友或所屬政黨同志,否則亦觸
    犯該項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顯屬過苛,益徵
    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其
    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應非屬上開公務秘密。從而,直轄
    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之「亮票
    行為」,自不構成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
    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
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第九十一條,及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六十三條第二項、第一○五條,暨公
    民投票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第四十九條,對於投票人之「
    亮票行為」,雖均有處罰之規定,然揆其立法目的,係在防
    制妨害投票秩序之行為,以維護選舉程序之公正與順利,與
    所謂「秘密」之保護無關。而刑法之妨害投票罪章以及其他
    現行法令,對於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
    、副議長之「亮票行為」,既均無科處刑罰之規定,本於「
    罪刑法定主義」原則,自不得任意將議員投票選舉議長、副
    議長時,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擴張解釋屬上開公務秘密
    ,進而對其「亮票行為」加以處罰。
三、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及地方制度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
    定「無記名投票」之目的,係在維護選舉程序之公正與結果
    之正確性,其作用在於保護投票人行使投票權之自由,賦予
    投票人秘密投票之保障,並非課以其對於投票圈選內容保密
    之義務。若投票權人於投票時自願將其所圈選之內容以公開
    揭露之方式出示於他人,此應屬其自願放棄秘密投票自由之
    行為,除刑法對此項「亮票行為」有特別處罰之規定外,不
    能將此項行為視為「洩密行為」而加以處罰。又直轄市、縣
    (市)議員應對選民及所屬政黨負責,故該等議員於投票選
    舉議長、副議長時若有故意「亮票行為」,其動機有可能係
    為迎合選民監督或出於政黨之要求所致,未必與金錢或暴力
    介入有關。至於議員「亮票行為」是否適當,雖有爭議,然
    在未有刑法明文規範之前,宜由議會內部紀律加以處理,司
    法權不應介入。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
    採否定說,文字修正如下:
一、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
    ,係列於公務員瀆職罪章內;該罪所保護之法益為國家法益
    。而上開條項所稱「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
    、消息或物品」,其「秘密」係指國防以外與國家政務或事
    務具有重要利害關係,而由國家所保有不得洩漏之公務秘密
    (下稱公務秘密)而言。又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
    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其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係議員
    依規定以「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自由行使其投票權所形成之
    秘密,並非國家基於政務或事務所形成之秘密。且議員投票
    時究竟圈選何人擔任議長、副議長,或故意投廢票,僅涉及
    議員個人政治意向與理念,屬於議員自由行使其投票權之內
    涵,與議長、副議長當選後所具有之職權功能,係屬不同層
    次之事項,自不得混為一談。故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
    於投票選舉議長、副議長時,其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僅
    屬議員本身所保有之秘密,既非國家所保有之秘密,亦與國
    家政務或事務無關,自非屬上開公務秘密。若認係屬於上開
    公務秘密,則議員不僅於投票時不得有「亮票行為」,於投
    票後亦不得私下將其投票圈選之內容告訴家人、朋友或所屬
    政黨同志,否則亦觸犯該項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
    罪,顯屬過苛,益徵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
    議長、副議長時,其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應非屬上開公
    務秘密。從而,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舉議長
    、副議長時之「亮票行為」,自不構成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
    第一項之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文書罪。
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第九十一條,及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六十三條第二項、第一○五條,暨公
    民投票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第四十九條,對於投票人之「
    亮票行為」,雖均有處罰之規定,但刑法之妨害投票罪章以
    及其他現行法令,對於直轄市、縣(市)議會議員於投票選
    舉議長、副議長之「亮票行為」,既均無科處刑罰之規定,
    本於「罪刑法定主義」原則,自不得任意將議員投票選舉議
    長、副議長時,在選票上所圈選之內容,擴張解釋屬上開公
    務秘密,進而對其「亮票行為」加以處罰。
三、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及地方制度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
    定「無記名投票」之目的,係在維護選舉程序之公正與結果
    之正確性,其作用在於保護投票人行使投票權之自由,賦予
    投票人秘密投票之保障,並非課以其對於投票圈選內容保密
    之義務。若投票權人於投票時自願將其所圈選之內容以公開
    揭露之方式出示於他人,此應屬其自願放棄秘密投票自由之
    行為,除刑法對此項「亮票行為」有特別處罰之規定外,不
    能將此項行為視為「洩密行為」而加以處罰。又直轄市、縣
    (市)議員應對選民及所屬政黨負責,故該等議員於投票選
    舉議長、副議長時若有故意「亮票行為」,其動機有可能係
    為迎合選民監督或出於政黨之要求所致,未必與金錢或暴力
    介入有關。至於議員「亮票行為」是否適當,雖有爭議,然
    在未有刑法明文規範之前,宜由議會內部紀律加以處理,司
    法權不應介入。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剩餘財產除因繼承或無償取得者外 妻應有平均分配之權利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登記契約倘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或公序良俗 應承認其效力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契約既終止 即得請求取得房地登記名義之人移轉所有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無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策畫 指揮槍擊案之犯行 判處無罪 駁回檢察官上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標的物之瑕疵已修復完畢 買受人猶拒絕履約 此應屬於可歸責其事由之給付遲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令買受人應給付買賣價金及按日遲延之違約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施用毒品之人如供出毒品之來源,指證之真實性,應有補強證據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持有第二級毒品超過純質淨重20公克 法院為緩刑宣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徵信社返還委託費用 一審法院判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給付貨款 法院判准原告全部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准許聲請人更生 每期清償3500元 為期六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所有之車輛因車禍受損 法院判准賠償 503314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請求支付CNC工具機廠驗款及驗收款 原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解除買賣房屋契約無理由 法院判決被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因遭被告不當體罰 請求損害賠償 法院判令被告應賠償損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法院判決被告涉犯強制罪部分無罪 殺人未遂罪公訴不受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車禍案件 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354830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積欠金融機構借款 法院裁定准許更生 每月清償1500元 為期6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終止後 被借名人即應基於借名契約有返還房地之義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既類推適用委任之規定 其借名契約性質有不能消滅者 自不因當事人一方死亡消滅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被起訴殺人未遂罪,一審認定沒有殺人犯意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加重強盜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得易科罰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購買房屋之消防設備有瑕疵欲解除買賣契約,法院認定解除契約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借款案件,借款人訴請確認債務不存在
(高雄張景堯律師) 買受人不知悉買賣行為有害及債權人之債權,債權人訴請撤銷法律行為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現金卡之卡債請求清償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偽造有價證券部分,判處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分割共有土地一審採價金補償 二審改認為應以原物分割為原則(方案七) 互相不找補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地方法院認定雖被告職稱為經理 然其與公司之關係仍屬勞動契約並非民法委任契約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需就買賣及所有權移轉為通謀虛偽意思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無法證明從事司機工作之被告參與詐欺犯行 地方法院判定詐欺及洗錢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 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三級毒品愷他命一審判6年 二審改判3年9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按販賣毒品之所謂販賣行為,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 且客觀上有販入或賣出毒品行為,即足構成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明知車輛來源不明而買受 涉犯故買贓物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確認工程款存在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請求給付醫療險保險金理賠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二級毒品判處合併執行5年6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英文律師函-請求給付貨款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告訴人撤回對配偶之通姦告訴 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有與購毒者就價金與毒品數量達成合意 惟無法認定已經交付毒品 判處販賣毒品未遂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 實施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始成立幫助犯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土地所有人不得單純請求房屋使用人遷出 否則將來無法強制執行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過失傷害案件 經告訴人撤回告訴 法院諭知不受理判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在學之成年子女 求學中因無法期待自足 仍得請求父母應負擔扶養義務
(張景堯律師承辦)被告涉嫌殺人未遂 法院考量其與被害人和解 且長期患有精神障礙疾病 判處緩刑
被告僅為末端銷售業務 法院依據刑法31第2項 59條 及96年減刑條例減刑
商業負責人明知不實事項填入會計憑證者 成立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傷害案件 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 法院應為不受理判決
拍得之土地上有建築物 法院認定應成立推定租賃關係
母親因車禍過世 法院認定精神慰撫金以75萬元為適當
地方法院以憲法上工作權之保障 認定競業禁止條款無效 故原告請求違約金給付應無理由駁回
員工下班時間發生車禍屬於職業災害範圍 雇主應有原領薪資及醫療費用補償之義務
雇主勞保高薪低報 因此導致員工短領之補償 雇主有賠償之義務
購毒者涉嫌偽證罪-經審判後認定所述並非虛偽~判處無罪
廢棄物之分類不能逕論以事業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一審法院認定不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家事法院參酌社工訪視報告 依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考量 裁定改由聲請人單獨監護子女
原告以抵押權違反從屬性訴請法院塗銷抵押權登記~原審法院判定應塗銷~被告上訴二審後~二審法院認定抵押權實質上屬於同一~廢棄原第一審法院之判決
檢察官起訴結夥強盜罪~一審法院判定無法認定有強盜行為及強盜犯意聯絡~判決被告無罪
法院認定購毒者偵查中陳述有瑕疵~無法遽認被告涉嫌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判定此部分無罪
被告趁機抽取他人信箱內之競選文宣~係以和平方式為之~非強暴或脅迫行為~不構成選罷法第98條第1項1款所稱其他非法行為
販賣毒品案件~除有共同被告之自白外~仍須其他補強證據始足以認定被告之犯罪
施用毒品之人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之陳述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得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里長當選無效訴訟
繼承人明知其被繼承人與他共有人有土地交換契約~主張拆屋還地屬於權利濫用
賣主交付貨品不符合兩造約定之品質-買受人得解除契約請求返還已支付之價金..
警方陷害教唆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高等法院撤銷原審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
Judi
Judi
Judi
Judi
Judi
高雄張景堯律師 電話:(07)537-5559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復興四路10號6樓之9 信箱: jingyau1225@gmail.com
Copyright © 2013 網旭科技 All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