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誤射雄三飛彈案,經最高法院判決定讞
2020-02-10 13:25:41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 年台上字第 227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12 月 26 日
裁判案由:過失致人於死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台上字第227號
上 訴 人 許博為
選任辯護人 蕭棋云律師
           劉嘉裕律師
上 訴 人 陳銘修
高嘉駿
上列 一人選任辯護人 張景堯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過失致人於死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107 年6 月7 日
第二審判決(106 年度軍矚上訴字第1號,起訴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105 年度軍偵
字第46、47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原判決關於許博為、陳銘修、高嘉駿罪刑部分撤銷。
許博為因過失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壹年。
陳銘修因過失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高嘉駿因過失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一)、上訴人許博為於下列事實發生時擔任海軍司令部艦隊指揮部
(下稱「艦指部」)000 艦隊下轄000 戰隊之「金○艦」中尉兵器長,負責管制艦上
所有之武器系統,掌握全艦所有攻擊武器裝備之運用及飛彈系統之維護與整備,並負
有保管及督導操作測試雄風三型飛彈(下稱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之責;上訴人
陳銘修於下列事實發生時擔任「金○艦」射控系統領導士(即射控士官長),具有雄三飛彈
射控系統之專長,負責「金○艦」上飛彈系統操作、維修及保養暨協助兵器長督導之責;
上訴人高嘉駿於下列事實發生時擔任「金○艦」雄三飛彈發射士,具有飛彈發射專長,
負責操作飛彈系統控制及發射,上訴人等就「金○艦」武器飛彈系統之操作,均具有安全
維護之職責。(二)、「金○艦」本預定於民國105 年7 月1 日上午8 時30分許起至下午5 時許止
,實施「海軍艦艇及監偵、飛彈部隊甲操測考」(下稱「甲操測考」),以驗證「金○艦」
是否可達最高戰備等級,原預定於同日上午10時30分出港操演,於出航前暫停泊在高雄市左營區
之軍港碼頭,進行「甲操測考」前之準備工作。「金○艦」艦長林伯澤於同日上午6 時25分許,
會同兵器長許博為打開「金○艦」輕兵器庫內之保險箱,取出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
共5 支交給許博為,由許博為持回其寢室放入保險箱內保管。嗣陳銘修為因應當日「甲操測考」
之裝備測試,乃命該艦射控下士賴柏丞向許博為領取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上訴人等分別
在「金○艦」上擔任上述重要職務,均明知我國海軍為確保飛彈安全及避免飛彈發生誤射有下列
嚴密規定:(1)、「雄風三型飛彈海用MOD3架控系統操作及維修手冊」(以下稱「雄三飛彈操作
及維修手冊」之3.4.2 「安全守則」明定:「『火線安全接頭』需由責任軍官或安全士官妥善
保管」。(2)、「雄三飛彈操作及維修手冊」之3.4.4 「操作步驟」明定:「因任務需求並需經
責任軍官(戰系長)授權」。(3)、「雄三飛彈操作及維修手冊」之1.3 「安全守則」明定:
「除非確定要發射飛彈,否則進行箱組飛彈測試時,請勿接上『火線安全接頭』」。(4)、
「雄風三型飛彈海用MOD3架控系統MR卡工作程序季-3」(以下稱「雄三飛彈工作程序季」)
預備程序第8點明定:「本件保養週期以『TTS』(即雄三飛彈『測試訓練器』〈TEST AND
TRAINING SET 〉,以下稱『TTS』 )連接做測試,為使射控程序順利進行,須接上火線安全接頭
,若以實彈做測試則不可接上(如為測試實彈而確有必要接上時,亦需有官員或督導幹部於場督導
,且僅限於以測試模式進行,否則有可能產生電池擊發等錯誤動作!)」。上訴人等亦均明知
雄三飛彈若未裝設「火線安全接頭」,即呈現斷電無法操作之狀態,若予裝設即通電進入可操作狀態。
又雄三飛彈雖已裝設「火線安全接頭」,但若該枚飛彈已接上雄三飛彈「TTS」,仍不能實際發
射雄三飛彈,且每支「火線安全接頭」或每具「TTS 」,均只能連接1 枚雄三飛彈,亦即對雄三飛彈
進行測試時,必須使用1 支「火線安全接頭」及1 具「TTS 」。許博為另亦明知其負有保管及督導
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之責,而「金○艦」上雖配備有4枚雄三飛彈,卻僅有兩具「TTS」可供
測試飛彈使用,故於測試與完成備便時,至多僅需使用2 支「火線安全接頭」即可,並應注意如於
作戰模式下讓「火線安全接頭」接上未裝設「TTS 」之實彈,有可能被繼續操作至發射實彈,甚而
可能擊毀設定目標附近之船艦或設施、建物等造成生命財產損失,故於交付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
時,應詳加查明使用情形及督導測試飛彈操作者,以避免發生雄三飛彈誤射之危險,而當時並無
其他狀況致使其不能為上開注意,竟疏未注意直接或間接(即經由賴柏丞)指示測試飛彈操作者
陳銘修「火線安全接頭」不可與實彈連接,若將「火線安全接頭」接上實彈後,應立即將操控臺
系統切換為「訓練模式」,亦疏未注意其於陳銘修進行裝備測試之操作時,應前往控制臺進行全程督導
,而率予同意陳銘修所為之請求,一次交付4 支「火線安全接頭」予奉陳銘修指示前來拿取
「火線安全接頭」之賴柏丞,並由賴柏丞將該4 支「火線安全接頭」轉交予陳銘修,使「金○艦」
處於艦上僅有2 具「TTS 」可供測試操作,但艦上4 枚雄三飛彈均裝上「火線安全接頭」,
致其中2 枚未裝設「TTS 」之雄三飛彈處於可能被操作至誤射之危險狀態。(三)、嗣高嘉駿於同日
上午6 時46分許,將前述4 支「火線安全接頭」各自接上「金○艦」上之1 至4 號雄三飛彈,
此時陳銘修自「TTS 」面板之顯示而知悉上情,嗣陳銘修為檢測「金○艦」上雄三飛彈之
準備狀況,在該艦上之4 枚雄三飛彈均已裝設火線安全接頭之狀態下,將雄三飛彈操控系統
設置在「作戰模式」,完成選彈程序以測試飛彈迴路,並於測試結果均顯示正常後,隨即命
高嘉駿在「單艦雙彈飽和攻擊模式」(英文縮寫為「STOT」)下設定模擬目標2 處。此時,
陳銘修應注意上開4 支「火線安全接頭」均仍接上雄三飛彈,且其中第3、4號雄三飛彈並未
連接即裝設「TTS 」,以「作戰模式」完成準備攻擊程序,一旦依操作程序按下雄三飛彈
操控臺觸控面板之飛彈發射鍵及確認鍵後,第3、4號雄三飛彈將因未連接「TTS 」而發射,
進而可能擊毀所設定目標附近之船艦,將造成遭擊中船艦上之人員死亡或受傷之結果;另
陳銘修擔任「金○艦」射控士官長,於此時應在場督導高嘉駿操作雄三飛彈,不可擅自離去
雄三飛彈操控臺,當時又無其他狀況致使其不能為上開注意,竟疏未注意上開規定,在尚未將
未連接即裝設「TTS 」之第3、4號雄三飛彈之「火線安全接頭」取下,以及未將雄三飛彈
操控系統切換為「訓練模式」之情形下,即為飲水以及尋找許博為報告處理「TTS 」面板
故障之事,而於該日上午8 時9 分許擅自離開雄三飛彈操控臺,而獨留射控中士高嘉駿一人
在雄三飛彈操控臺,任由高嘉駿在雄三飛彈操控系統持續設置於「作戰模式」狀態下,獨自練習
雄三飛彈發射操作程序。(四)、高嘉駿於獨自練習雄三飛彈發射操作程序時,理應注意於
「作戰模式」下將「火線安全接頭」連接雄三飛彈,且該等飛彈又未連接裝設「TTS 」,
一旦按下雄三飛彈操控臺觸控面板之飛彈發射鍵及確認鍵,雄三飛彈即會飛離箱組而發射,
並朝所設定之目標進行攻擊,故需有長官在場督導始得測試,否則不得擅自操作雄三飛彈系統
,以避免誤為發射雄三飛彈,而依其專長亦能為上開注意,卻為求在「甲操測考」時表現順利,
疏未注意雄三飛彈系統當時仍然處在「作戰模式」下,即獨自在無人督導其操作之情形下,
自行進行操作雄三飛彈系統之演練,甚至未注意第3、4號雄三飛彈狀態已顯示為實彈,以
及第3 號雄三飛彈已顯示為實彈待發射狀態,仍依序操作後續發射雄三飛彈程序,導致「金○艦」
上之第3 號雄三飛彈,於同日上午8 時14分21秒許(此為基地GPS 系統時間,艦上監視器時間
為上午8 時12分33秒)點火擊發脫離箱組,朝設定之目標方位「北緯23:09:33、
東經119 :44:18」飛行,該第3 號雄三飛彈飛行約二分鐘後,抵達設定目標之澎湖附近海域
,經自動搜索區域內之目標後,鎖定在該座標範圍內之高雄籍興達港漁船「翔利昇」號,
隨即高速自該漁船右前舷射入,貫穿「翔利昇」號漁船駕駛室前擋風玻璃,先擊中坐在駕駛座
上之船長黃文忠後,再由駕駛室左側窗戶射出,黃文忠受創後因頭、頸、胸及四肢多處高速及
高熱能爆裂傷,造成顱骨及左手多處開放性粉碎性骨折、腦幹橫斷、大腦外逸、血胸及氣胸、
神經性休克而當場死亡。又上開誤擊並同時致該漁船上船員黃明泉等3 人受傷(上述3 位船員
詳細姓名見原判決事實欄之記載,其中1 位船員並未提出告訴,另2 位船員經提出告訴後又
撤回告訴),而該枚飛彈於貫穿翔利昇號漁船後落入澎湖海域,導致該枚雄三飛彈毀壞並喪失
原有武器效用等情。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等有前述犯行,係以(一)、關於陳銘修、高嘉駿部分:經查(1)、陳銘修、
高嘉駿於原審審理時均坦承有前揭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及過失毀壞軍用武器彈藥之犯行,核與
證人賴柏丞於偵查中所為之證詞相符,並有「雄三飛彈操作及維修手冊」節本、國家中山科
學研究院(以下稱中科院)相關函文等證據資料附卷可資佐證。又陳銘修、高嘉駿均具有操
作雄三飛彈射控系統專長,熟知在艦艇上發射雄三飛彈之相關流程及規定,且其等於案發當
時並無不能為前揭注意之情事,詎陳銘修卻疏未注意,將「火線安全接頭」接上未裝置「TTS
」之雄三飛彈,並將雄三飛彈操控系統設置在「作戰模式」下測試裝備,且未注意於高嘉駿
操作測試飛彈時,其應在場督導,不可擅自離開雄三飛彈操控臺,卻違反相關規定獨留高嘉駿
一人在該操控臺操作;高嘉駿亦疏未注意前述操作雄三飛彈相關之規定,以及雄三飛彈操作
面板上3號雄三飛彈已呈現實彈之狀態,誤將該3號雄三飛彈操作至發射,致擊中「翔利昇」
號漁船,使黃文忠受有前揭嚴重傷勢而不治死亡,以及該枚雄三飛彈亦因而毀壞喪失原有之
武器效用,足見黃文忠之死亡及該枚雄三飛彈毀壞之結果,與陳銘修、高嘉駿之過失行為間
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堪認陳銘修、高嘉駿上開自白與事實相符,自堪採為認定其等犯罪之證據
。(2)、陳銘修雖曾於偵查中最後訊問及第一審審理時否認前揭犯行,辯稱:依據「雄三飛彈操作
及維修手冊」之規定,伊於「甲操測考」當日將4 支「火線安全接頭」均接上雄三飛彈並無違失
之處,且為測試「金○艦」上4 枚雄三飛彈迴路是否正常,必須於「作戰模式」下將該4 枚飛彈
均接上「火線安全接頭」。又伊係依「金○艦」艦長林伯澤之指示,必須離開戰情室前往回報
「TTS 」面板修復情形,故伊對於高嘉駿誤射雄三飛彈致他人因而死亡之事,事前並無法預見,
故伊對於本案並無過失責任云云。但依中科院就本案相關覆函所記載之相關內容,以及證人即
案發當天負責測驗「金○艦」「甲操測考」之測驗士曾紀郎於第一審審理時所為證詞之內容以觀
,堪認陳銘修上開辯解顯與前揭關於操作測試雄三飛彈之規定意旨不符,所辯要屬事後卸責之詞
,並無足取。(二)、關於許博為部分:訊據許博為雖坦承知悉雄三飛彈相關安全規定及本件客觀
事實之經過,但否認有何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及過失毀壞軍用武器彈藥之犯行,辯稱:「金○艦」
上之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是由艦長林伯澤負責保管,伊並不負保管雄三飛彈「火線安全
接頭」之責,且伊僅係循例將4 支「火線安全接頭」交賴柏丞轉交予陳銘修,並不知陳銘修會
將雄三飛彈操控系統切換至「作戰模式」,況要實際發射雄三飛彈必須經過多道程序及確認手續
,故本件雄三飛彈誤射與伊交付4 支「火線安全接頭」之行為間並不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又
伊在本件「甲操測考」當日須處理諸多事前準備工作,在射控士官長陳銘修已在場督導高嘉駿
之情況下,伊無庸同時在雄三飛彈操控臺進行督導,且伊亦無法預見或注意陳銘修會擅自離開
戰情室,使高嘉駿單獨一人留在戰情室並誤射雄三飛彈,故尚難認伊就本件事故之發生具有
過失責任。另依相關新聞媒體所報導之內容,監察院就本案調查後發現「金○艦」往年均係
採用與本案相同之模式進行「甲操測考」,但未曾發生雄三飛彈誤射事件,足見本件事故之
發生純屬偶然事件,與伊之行為間並無相當因果關係,自不得論伊以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責云云
。惟查:(1)、本案客觀事實之經過各情,業據許博為坦承在卷,核與陳銘修、高嘉駿分別於偵查中
及第一審審理時所供述之內容,以及證人林伯澤、林清吉、賴柏丞、蔡志弘、邱清雲及黃明泉等
分別於警詢、偵查中及第一審審理時所為之證詞等相關證據資料相符。又依證人林伯澤、陳銘修
及胡志政分別於偵查中及第一審審理時所為之證詞,以及「雄三飛彈操作及維修手冊」內之相關
規定,暨國防部海軍司令部覆函及所附相關資料,堪認許博為擔任「金○艦」之兵器長,應負妥
慎保管該艦上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之責,其辯稱「金○艦」上之雄三飛彈「火線安全接頭」
是由艦長林伯澤負責保管,其並不負保管之責云云,係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另依許博為
於偵查中及事實審法院審理時所為之相關供述,以及證人陳銘修於偵查中所為證詞之內容以觀,
足見許博為知悉操作雄三飛彈相關安全規定之內容,並知悉「金○艦」上配置有4 枚雄三飛彈,
且僅配備有2具「TTS」可連接雄三飛彈供測試之用,案發當日卻逕行交付4 支「火線安全接頭」
予受陳銘修指示前來之賴柏丞,復未直接或經由賴柏丞指示陳銘修於連接「火線安全接頭」
時不可與實彈連接,亦未指示若「火線安全接頭」接上實彈後,應立即將操控臺系統切換為
「訓練模式」,不可切換至「作戰模式」,亦未注意究明本案係由陳銘修進行裝備測試,其為
該艦兵器長,對於雄三飛彈之操作測試具有督導之責,自應於陳銘修測試時到場全程督導,乃
許博為於陳銘修測試時卻未到場全程督導,而聽任高嘉駿、陳銘修將4 支「火線安全接頭」
全數接上實彈,並將操控臺系統切換至「作戰模式」,進而發生高嘉駿誤射其中1 枚雄三飛彈
,並因而造成黃文忠死亡及雄三飛彈毀壞之結果,是綜合上開事實為具體之判斷,許博為對於
本件犯罪事實之發生,有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責任,且其過失並與黃文忠死亡及
雄三飛彈毀壞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自應依法論科。(2)、許博為雖辯稱:陳銘修、高嘉駿均
曾通過操控雄三飛彈之專業訓練,但伊未曾受過相同之專業訓練,亦無海軍核定之專業合格簽證
,自不得遽認伊對於本件事故之發生具有過失責任云云。經查許博為並未受過操控雄三飛彈之
專業訓練一節,固據證人即艦指部法務組汪哲緯少校於第一審審理時證述屬實。然依「海軍艦
隊錦江級近岸巡邏艦標準組織規程手冊」、「海軍艦隊航行值更官實務訓練手冊」中之「軍官
本職訓練檢查表」、「海軍金○軍艦軍官本職訓練計畫表」內所記載之相關規定,以及國防部海
軍司令部相關函文所記載之內容,暨證人林伯澤於第一審審理時所為之證詞以觀,堪認許博為於
本件案發前已經由研讀「金○艦」上武器裝備之相關書籍而通過考核。況依許博為於偵查中及
事實審法院審理時所供述之內容,亦堪認許博為擔任「金○艦」兵器長之職務,知悉該艦上
雄三飛彈之「火線安全接頭」應由其妥善保管,並知悉除非確定要發射雄三飛彈,否則在未連接
「TTS 」測試訓練器時,不得在「作戰模式」下將「火線安全接頭」接上實彈,且當以實彈作測試
而連接「火線安全接頭」時,其亦應負在場督導陳銘修等人之責任。許博為所為之前揭辯解,
要與前述規定意旨不合,自不能採為有利於許博為之論斷。(3)、許博為雖又辯稱:依
「雄三飛彈操作及維修手冊」之規定,本案進行雄三飛彈測試時,只要軍官或安全士官在場即可
,本案進行雄三飛彈測試時既有射控士官長陳銘修在場,伊即無須在場進行督導云云。惟許博為
擔任「金○艦」兵器長之職務,知悉該艦上雄三飛彈之「火線安全接頭」應由其妥善保管,
且於陳銘修等人進行雄三飛彈測試時,並負有在場督導之責,業如前述。況陳銘修於第一審審理時
並證稱:105年7 月1 日案發當天,伊於「甲操測考」前做雄三飛彈迴路測試時,並非以
督導幹部之身分在場,而是以實際操作者之身分在場,伊進行裝備測試時之督導幹部應該是
許博為等語綦詳,堪認許博為上開辯解,無非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4)、許博為雖主張
:伊於本件案發前並不知陳銘修會將雄三飛彈操控系統切換到「作戰模式」,尚不得遽認伊就
本件事故之發生具有過失云云。但過失犯之預見可能性,僅須就因果經過基本部分有所預見即可
,並不要求對於具體因果歷程均須有預見之可能性。準此,自不得因許博為事先不知陳銘修�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最高法院駁回上訴 委託人勝訴確定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委託人不須再按月給付25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判決被告應返還委託費用及返還資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誤射雄三飛彈案,經最高法院判決定讞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二審法院廢棄第一審判決,上訴人不須履行給付義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被告涉竊佔屏東縣府國有地,屏東地院處拘役40日,並緩刑兩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被告涉持有二級毒品超過純質淨重罪,橋頭地方法院一審諭知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臨地建物占用土地,法院判准應拆除地上物返還土地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鄰建物所有權人拆屋還地,一審法院判決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債權人主張移轉房屋所有權係詐害債權,法院認定係真實買賣,判決當事人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最高法院判定離婚無效,確認婚姻關係存在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及販賣第一級毒品案件 台南地方法院量定執行7年6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為終止借名登記後請求返還房屋有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共有物分割須先就原物分配,必於原物分配有困難者始予變賣價金分配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被告未據實告知交易重要事項屬於民法第92條詐欺意思表示,應返還價金與買受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違章建築的事實屬於交易上重要資訊, 出賣人未據實告知,應屬民法上詐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出賣人未據實填寫現況說明書,致買受人陷於錯誤而締結買賣契約,應返還價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定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2520萬665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斷被告涉及販賣第二級毒品之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及販賣第一級毒品 一審法院判處合併執行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嫌販賣第二級毒品 其中一罪法院認為欠缺補強證據 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二審法院認定被告犯傷害罪 判有期徒刑一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竊盜案件二審諭知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一審法院認定應成立普通傷害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依法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誹謗罪及個人資料保護案件 一審法院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買方向房屋仲介公司訴請賠償 二審法院駁回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一審法院駁回原告聲請宣告分別財產制之聲請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殺人罪與傷害罪之區別,視有無殺意為斷,被害人受傷害程度,不能據為認定有無殺意之唯一標準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販賣第一級毒品案件 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駁回原告夫妻剩餘財產分配之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剩餘財產除因繼承或無償取得者外 妻應有平均分配之權利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登記契約倘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或公序良俗 應承認其效力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契約既終止 即得請求取得房地登記名義之人移轉所有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無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策畫 指揮槍擊案之犯行 判處無罪 駁回檢察官上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標的物之瑕疵已修復完畢 買受人猶拒絕履約 此應屬於可歸責其事由之給付遲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令買受人應給付買賣價金及按日遲延之違約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施用毒品之人如供出毒品之來源,指證之真實性,應有補強證據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持有第二級毒品超過純質淨重20公克 法院為緩刑宣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徵信社返還委託費用 一審法院判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給付貨款 法院判准原告全部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准許聲請人更生 每期清償3500元 為期六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所有之車輛因車禍受損 法院判准賠償 503314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請求支付CNC工具機廠驗款及驗收款 原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解除買賣房屋契約無理由 法院判決被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因遭被告不當體罰 請求損害賠償 法院判令被告應賠償損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法院判決被告涉犯強制罪部分無罪 殺人未遂罪公訴不受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車禍案件 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354830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積欠金融機構借款 法院裁定准許更生 每月清償1500元 為期6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終止後 被借名人即應基於借名契約有返還房地之義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既類推適用委任之規定 其借名契約性質有不能消滅者 自不因當事人一方死亡消滅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被起訴殺人未遂罪,一審認定沒有殺人犯意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加重強盜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得易科罰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購買房屋之消防設備有瑕疵欲解除買賣契約,法院認定解除契約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借款案件,借款人訴請確認債務不存在
(高雄張景堯律師) 買受人不知悉買賣行為有害及債權人之債權,債權人訴請撤銷法律行為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現金卡之卡債請求清償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偽造有價證券部分,判處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分割共有土地一審採價金補償 二審改認為應以原物分割為原則(方案七) 互相不找補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地方法院認定雖被告職稱為經理 然其與公司之關係仍屬勞動契約並非民法委任契約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需就買賣及所有權移轉為通謀虛偽意思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無法證明從事司機工作之被告參與詐欺犯行 地方法院判定詐欺及洗錢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 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三級毒品愷他命一審判6年 二審改判3年9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按販賣毒品之所謂販賣行為,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 且客觀上有販入或賣出毒品行為,即足構成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明知車輛來源不明而買受 涉犯故買贓物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確認工程款存在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請求給付醫療險保險金理賠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二級毒品判處合併執行5年6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英文律師函-請求給付貨款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告訴人撤回對配偶之通姦告訴 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有與購毒者就價金與毒品數量達成合意 惟無法認定已經交付毒品 判處販賣毒品未遂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 實施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始成立幫助犯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土地所有人不得單純請求房屋使用人遷出 否則將來無法強制執行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過失傷害案件 經告訴人撤回告訴 法院諭知不受理判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在學之成年子女 求學中因無法期待自足 仍得請求父母應負擔扶養義務
(張景堯律師承辦)被告涉嫌殺人未遂 法院考量其與被害人和解 且長期患有精神障礙疾病 判處緩刑
被告僅為末端銷售業務 法院依據刑法31第2項 59條 及96年減刑條例減刑
商業負責人明知不實事項填入會計憑證者 成立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傷害案件 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 法院應為不受理判決
拍得之土地上有建築物 法院認定應成立推定租賃關係
母親因車禍過世 法院認定精神慰撫金以75萬元為適當
員工下班時間發生車禍屬於職業災害範圍 雇主應有原領薪資及醫療費用補償之義務
雇主勞保高薪低報 因此導致員工短領之補償 雇主有賠償之義務
購毒者涉嫌偽證罪-經審判後認定所述並非虛偽~判處無罪
廢棄物之分類不能逕論以事業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一審法院認定不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家事法院參酌社工訪視報告 依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考量 裁定改由聲請人單獨監護子女
原告以抵押權違反從屬性訴請法院塗銷抵押權登記~原審法院判定應塗銷~被告上訴二審後~二審法院認定抵押權實質上屬於同一~廢棄原第一審法院之判決
檢察官起訴結夥強盜罪~一審法院判定無法認定有強盜行為及強盜犯意聯絡~判決被告無罪
法院認定購毒者偵查中陳述有瑕疵~無法遽認被告涉嫌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判定此部分無罪
被告趁機抽取他人信箱內之競選文宣~係以和平方式為之~非強暴或脅迫行為~不構成選罷法第98條第1項1款所稱其他非法行為
販賣毒品案件~除有共同被告之自白外~仍須其他補強證據始足以認定被告之犯罪
施用毒品之人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之陳述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得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里長當選無效訴訟
繼承人明知其被繼承人與他共有人有土地交換契約~主張拆屋還地屬於權利濫用
賣主交付貨品不符合兩造約定之品質-買受人得解除契約請求返還已支付之價金..
警方陷害教唆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高等法院撤銷原審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
johnan
Judi
Judi
Judi
Judi
Judi

Copyright © 2013 網旭科技 All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