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起訴結夥強盜罪~一審法院判定無法認定有強盜行為及強盜犯意聯絡~判決被告無罪
2014-03-26 12:23:54

 

【裁判字號】 101,訴,1139
【裁判日期】 1021225
【裁判案由】 強盜等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1年度訴字第1139號
                   102年度訴字第116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鄭弘猷
選任辯護人 劉家榮律師
被   告 吳信成
義務辯護人 楊櫻花律師
被   告 邱宇汎
義務辯護人 張景堯律師
被   告 鄧珠明
義務辯護人 孫大昕律師 
上列被告因強盜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1 年度偵字第11
872 號、101 年度少連偵字第133 號、101 年度偵緝字第2017號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吳信成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鄭弘猷、吳信成、邱宇汎、鄧珠明被訴結夥攜帶兇器強盜部分均
無罪。
    事  實
一、緣吳信成、鄭弘猷、邱宇汎、鄧珠明、丁○○(民國00年0
    月00日生,另經臺灣屏東地方法院以102 年度少護字第69號
    裁定交付保護管束)於101 年1 月31日凌晨某時,在高雄市
    ○○區○○○路000 號之益大飯店第1202號房(起訴書誤載
    為10樓某號房)內聚集聊天,席間丁○○不滿涂○○傳輸簡
    訊騷擾其女友邱宇汎,鄭弘猷則因先前毒品交易與涂○○有
    糾紛,眾人謀議要教訓涂○○,乃謀定先由鄧珠明、邱宇汎
    於同日上午7 時許撥打電話邀約涂○○至上開益大飯店見面
    ,之後由鄭弘猷拿出新臺幣(下同)200元予鄧珠明或邱宇
    汎向該飯店櫃檯開311號房間,準備引涂○○入內,惟涂○
    ○○到達前開飯店後又向櫃檯開310號房間休息等候,並因
    故約友人戴○○至前開310號房內。俟於同日上午10時25分
    許,邱宇汎得悉涂○○已在上揭飯店310號房間,即與鄧珠
    明先前往310號房間瞭解狀況,之後鄧珠明藉故離去,趁機
    接應吳信成、鄭弘猷、丁○○進入該房間,於同日上午10時
    53分許,吳信成、鄭弘猷、丁○○趁戴○○為鄧珠明開門而
    疏於注意之際衝入房內,先由丁○○持安全帽敲擊戴○○頭
    部,復由吳信成持電擊棒電擊戴○○(傷害部分未據告訴)
    後,二人發現打錯對象,鄭弘猷即喝令戴○○至該房間廁所
    內蹲下,丁○○復持安全帽毆打涂○○,吳信成亦持電擊棒
    電擊涂○○,並拿起房內鐵椅敲擊涂○○頭部,致涂○○受
    有頭部外傷併右額部不規則撕裂傷之傷害,斯時鄭弘猷見涂
    ○○欲奪門而出,則出手抓住其衣領強行將之拖回房內,使
    鄭弘猷繼續毆打涂○○致趴於房內地板(傷害部分未據告訴
    )。嗣鄭弘猷、吳信成、丁○○、邱宇汎、鄧珠明見涂○○
    頭部流血,迅即逃離現場,回該飯店1202號房收拾衣物後即
    退房離去。詎吳信成為免上開傷害犯行受刑事追訴,竟基於
    恐嚇危害安全之犯意,於同日某時許(上午10時53分許後)
    ,撥打電話予涂○○,對涂○○恫稱:「不得向警方報案,
    報案就再打一次」等語,以此加害身體之言詞恐嚇涂○○,
    使涂○○心生畏怖,致生危害於安全。嗣經涂○○報警,經
    警循線查悉上情。
二、案經高雄市政府警察局移送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偵查起訴。
    理  由
壹、有罪部分(被告吳信成所犯恐嚇危害安全罪):
一、證據能力部分:
  (一)證人丁○○之警詢陳述有證據能力: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
    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如其先前所為之陳述經證明
    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
    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2 定有明文。此所謂「具
    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係指陳述是否出於供述者之真意、
    有無違法取供情事之信用性而言,故應就調查筆錄製作之原
    因、過程及其功能等加以觀察其信用性,據以判斷該傳聞證
    據是否「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而例外具有證據能力,並
    非對其陳述內容之證明力如何加以論斷(最高法院101 年度
    臺上字第4245號判決意旨參照)。查證人丁○○於本院審理
    時經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進行交互詰問,其並未爭執於警詢
    時所為證述,有何違反真意或以強暴、脅迫、誘導或其他不
    正方法等違法取供之情事,抑或警詢筆錄記載與其等證述內
    容有不符之處等證明力明顯過低瑕疵之情形,而該警詢筆錄
    內容與其嗣後於本院審理時所證述之內容有部分不符,酌以
    其警詢筆錄之製作時點距離本件案發時間較為接近,受其他
    外力干擾變更供詞及證詞之情形較低等情,是證人丁○○於
    警詢時之證述,相較於在本院審理時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
    特別情況,且為證明被告吳信成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依前
    揭規定,認有證據能力。
  (二)證人戴○○之警詢陳述有證據能力: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
    傳喚不到者,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
    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3
    第3 款定有明文。查證人戴○○於警詢中對被告吳信成所為
    證述,固屬被告吳信成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為傳聞證
    據,然證人戴○○於本院審理中經本院依其戶籍地址傳喚,
    傳票經其同居人收受後,其無正當理由未到庭乙節,有其個
    人基本資料查詢結果、本院送達證書、審判程序報到單各1
    份可參〔見本院101 年度訴字第1139號卷(下稱訴字卷)卷
    二第82、161 、180 頁〕,足認證人戴○○傳喚不到。又證
    人戴○○因本案經警通知到案製作警詢筆錄,依現存卷證並
    無證據證明其於警詢之證述有何違反其真意,或警員以強暴
    、脅迫、誘導或其他不正方法取供之情事,抑或警詢筆錄記
    載與其證述內容有不符之處等證明力明顯過低瑕疵之情形,
    客觀上應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被告吳信成犯罪
    事實存否所必要,依前揭規定,應符合傳聞法則之例外,認
    有證據能力。
  (三)證人涂○○、鄭弘猷於偵查中之證述均有證據能力: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第2 項定
    有明文。經查,證人涂○○、鄭弘猷於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
    時,分別經檢察官告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後命其具結
    ,有其等訊問筆錄、證人結文附卷可稽〔見臺灣高雄地方法
    院檢察署101 年度偵字第11872 號卷(下稱偵一卷)第32至
    34、36至37頁〕,且形式上觀察其等證述內容,並無顯與常
    情相違之情,而被告吳信成及其辯護人並未提及檢察官在偵
    查時有不法取供情形,亦未釋明證人涂○○、鄭弘猷之證述
    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且證人涂○○、鄭弘猷已分別於本院
    審理時經傳訊到庭,由被告吳信成及其辯護人行使對質、詰
    問之權利,是其等於偵查中所為之陳述,應有證據能力。至
    被告吳信成及其辯護人主張證人丁○○之偵訊陳述無證據能
    力云云,然查證人丁○○於本案中並未經檢察官偵訊,自無
    所謂偵訊陳述存在,被告吳信成及其辯護人此部分主張顯有
    誤會,一併敘明。
  (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之4 之規定,然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第1 項定有明文
    。本件除已論述如前之證據外,其餘作為證據使用而不符刑
    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規定之相關審判外陳
    述,經檢察官、被告吳信成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判中同意作
    為證據,本院審酌該等陳述作成時之情況正常,所取得過程
    並無瑕疵,且與本案相關之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亦無證明
    力明顯過低等情形,認適當作為證據,依前開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5 第1 項之規定,認上開陳述具有證據能力。
  (五)至證人涂○○、鄭弘猷就被告吳信成所犯恐嚇危害安全罪部
    分(不含被告吳信成及其他同案被告被訴強盜部分)之警詢
    陳述,經審酌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2 、第159 條之3
    所示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之規定,自不得作
    為證據。
二、訊據被告吳信成固坦承有於101 年1 月31日上午10時53分許
    ,在上開益大飯店房間內毆打告訴人涂○○完畢,與其他被
    告離開益大飯店後,有撥打電話予告訴人涂○○之事實,惟
    矢口否認有何恐嚇危害安全之犯行,辯稱:伊在電話中是說
    希望涂○○可以出來跟大家談和解,伊不希望鬧到警察那邊
    ,可以和解就和解,看要不要找個時間出來談,伊請涂○○
    、戴○○吃個飯,伊沒有恐嚇涂○○云云。辯護人則以:涂
    ○○就其共接到幾通被告吳信成撥打之電話、通話內容等部
    分,前後供述不一,其記錯或聽錯被告吳信成意思的可能性
    很高。且涂○○於法院審理中證稱其當時回答吳信成:「要
    不要報警是我的決定,不是你決定,你這樣講,我還是要報
    警」等語,足證涂○○並未心生畏懼,與恐嚇罪之構成要件
    不符云云,為被告吳信成辯護。經查:
  (一)被告吳信成、同案被告鄭弘猷、邱宇汎、鄧珠明及少年丁○
    ○於101 年1 月31日凌晨某時,在位於高雄市○○區○○○
    路000 號之益大飯店10樓某號房間內聚集聊天時,因少年丁
    ○○不滿涂○○傳輸簡訊騷擾其女友即同案被告邱宇汎,同
    案被告鄭弘猷則因先前毒品交易與涂○○有糾紛,眾人謀議
    要教訓涂○○,乃謀定先由同案被告鄧珠明、邱宇汎於同日
    上午7 時許撥打電話邀約涂○○至上開益大飯店見面,之後
    由同案被告鄭弘猷拿出200 元予鄧珠明或邱宇汎向該飯店櫃
    檯開311 號房間,準備引涂○○入內,惟涂○○到達前開飯
    店後又向櫃檯開310 號房間休息等候,並因故約友人戴○○
    至前開310號房內。俟於同日上午10時25分許,同案被告邱
    宇汎得悉涂○○已在上揭飯店310號房間,即與同案被告鄧
    珠明先前往310號房間瞭解狀況,之後鄧珠明藉故離去,趁
    機接應被告吳信成、鄭弘猷、丁○○進入該房間,於同日上
    午10時53分許,被告吳信成、鄭弘猷、丁○○趁戴○○為庚
    ○○開門而疏於注意之際衝入房內,先由丁○○持安全帽敲
    擊戴○○頭部,復由被告吳信成持電擊棒電擊戴○○(傷害
    部分未據告訴)後,二人發現打錯對象,同案被告鄭弘猷即
    喝令戴○○至該房間廁所內蹲下,丁○○復持安全帽毆打壬
    ○○,被告吳信成亦持電擊棒電擊涂○○,並拿起房內鐵椅
    敲擊涂○○頭部,致涂○○受有頭部外傷併右額部不規則撕
    裂傷之傷害,斯時同案被告鄭弘猷見涂○○欲奪門而出,乃
    出手抓住其衣領強行將之拖回房內,使被告吳信成繼續毆打
    涂○○致趴於房內地板(傷害部分未據告訴)。嗣被告甲○
    ○、同案被告鄭弘猷、丁○○、邱宇汎、鄧珠明見涂○○頭
    部流血,迅即逃離現場,回該飯店1202號房間收拾衣物後即
    退房離去等情,業據被告吳信成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中
    坦承不諱〔見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刑警大隊高市警刑大偵八字
    第0000000000號卷(下稱警卷)第32至38、53至57頁、偵一
    卷第39至40、69至71頁、訴字卷一第43至44頁〕,並經證人
    涂○○於警詢、偵訊、本院審理及在少年丁○○於臺灣屏東
    地方法院之101年度少調字第353號少年調查事件調查中〔見
    警卷第103至105、106至109、111至115頁、偵一卷第32  至
    33頁、臺灣屏東地方法院101年度少調字第353號影卷(下稱
    少年卷)第7至9頁、訴字卷二第125至127、13 3至134、136
    至139頁〕、證人戴○○於警詢及上開少年事件調查中(見
    警卷第117至121、128至132頁、少年卷第10頁、第13頁反面
    )、證人鄭弘猷於警詢、偵訊、上開少年事件調查及本院審
    理中(見警卷第5至7頁、偵一卷第35至36頁、少年卷第2至6
    頁、訴字卷一第204頁反面)、證人邱宇汎於警詢、偵訊、
    上開少年事件調查及本院審理中(見警卷第78至87頁、偵一
    卷第76至77頁、少年卷第20至22頁、訴字卷二第3至18頁)
    、證人鄧珠明於偵訊及本院審理中(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
    察署101年度偵緝字第2017號卷第27頁、訴字卷二第19至28
    頁)、證人丁○○於警詢及本院審理中證述在卷(見警卷第
    58至63頁、訴字卷二第54至67、14  6至151頁),並有國軍
    高雄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診斷證明書、益大飯店101
    年1月30日、101年1月31日住宿日報表、本院勘驗益大飯店
    一樓大廳、三樓客房走道監視錄影光碟之勘驗筆錄、監視錄
    影光碟擷取畫面翻拍照片各1份在卷可稽(見警卷第139頁、
    訴字卷二第46至47、100至10  7、111至120頁),足認被告
    吳信成就上開傷害部分之自白與事實相符,堪可採信。
  (二)被告吳信成於前揭時、地毆打被害人涂○○,並與同案被告
    鄭弘猷、邱宇汎、鄧珠明、少年丁○○一起逃離益大飯店後
    ,被告吳信成曾撥打電話予被害人涂○○,內容提及之前稍
    早其等一行人共同毆打涂○○一事等情,為被告吳信成所不
    爭執。而證人涂○○於偵訊及本院審理中證稱:伊被打當天
    ,在去802 醫院途中,對方有打電話來用臺語恐嚇稱「不得
    向警方報案,報案就再打你一次」,對方的意思是還有下次
    就對了,伊沒有聽到對方說大家和解看看這句話等語(見偵
    一卷第33頁、訴字卷二第128 頁反面、第131 至132 頁);
    證人戴○○於警詢中證稱:涂○○被打後約過半小時,在伊
    送涂○○去國軍802 醫院就醫途中,對方打電話給涂○○,
    叫涂○○不要報警,如果報警見一次就打一次等語(見警卷
    第120 、129 至130 頁);證人鄭弘猷於偵訊及本院審理中
    證稱:吳信成打電話給涂○○時,伊不在場,但之後吳信成
    跟伊會合時有這樣講,伊問吳信成「打給涂○○幹嘛」,甲
    ○○說「有跟涂○○講說,如果報警要再打你一次」,伊有
    罵吳信成說「你怎麼那麼笨?怎麼有涂○○的電話?還恐嚇
    人家」,當時伊是在邱宇汎面前罵吳信成等語(見偵一卷第
    36頁、訴字卷一第204 頁反面);證人邱宇汎於警詢及本院
    審理中證稱:大家離開益大飯店後,聚集在大同路靠近中山
    路的OK超商時,伊清楚聽到鄭弘猷責罵吳信成說「你怎麼這
    麼笨、還打電話給涂○○叫他不要報警」等語(見警卷第86
    頁、訴字卷二第12頁正反面、第18頁正反面);證人丁○○
    於警詢中證稱:離開益大飯店後,大家聚集在大同路的OK超
    商,伊清楚聽見鄭弘猷責罵吳信成說「為何要打電話給涂○
    ○」等語(見警卷第64頁),衡諸證人涂○○、戴○○在本
    案中係被害人,證人鄭弘猷、邱宇汎、鄧珠明、丁○○則係
    與被告吳信成共同策劃毆打涂○○之人,彼此間處於對立之
    地位,然上開六名證人就事後被告吳信成去電涂○○,要求
    涂○○不得報警一事之證述尚屬一致。參以,證人涂○○就
    其遭何人恐嚇乙節,於警詢及偵訊中尚一度誤認來電恐嚇之
    人係少年丁○○,此觀之其於警詢、偵訊中證稱:伊不太確
    定是哪一個人打電話恐嚇伊,但是聲音很像是二個打伊的人
    (指被告吳信成與少年丁○○)其中那個身材比較嬌小的(
    指少年丁○○)等語(見警卷第105 頁反面、第114 頁、偵
    一卷第33頁)即明,足認證人涂○○並非挾怨刻意誣指被告
    吳信成去電恐嚇,益徵證人涂○○前揭證述遭被告吳信成於
    電話中恐嚇「不得向警方報案,報案就再打你一次」等語,
    應與事實相符而堪採信。被告吳信成辯稱:打電話給涂○○
    是想談和解云云,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辯護人辯稱:
    涂○○當時可能記錯或聽錯被告吳信成的意思云云,亦難採
    認。
  (三)又證人涂○○於本院審理中證稱:伊接到對方電話時,對方
    說不要報警,不然再打一次,伊當然有一點感到害怕等語(
    見訴字卷二第139頁正反面),審酌證人涂○○接獲被告鄭
    弘猷上開來電之前稍早,甫遭被告吳信成、同案被告鄭弘猷
    、少年丁○○等人分持安全帽、電擊棒、鐵椅毆打致頭破血
    流,經友人載送前往就醫途中,又接獲對方來電要求不准報
    案,否則要再打一次,衡情,證人涂○○當時必然因害怕再
    次遭對方毆打而心生恐懼,此情洵堪認定。縱證人涂○○於
    本院審理中證稱:當時伊在電話中有回答對方「要不要報警
    是我的決定,不是你決定,你這樣講,我還是要報警」等語
    (見訴字卷二第131頁反面),然此與其心生畏懼一事並無
    衝突,辯護人此部分辯護意旨尚難採為對被告吳信成有利之
    認定。
  (四)綜上所述,被告吳信成上開所辯及辯護人辯護意旨,均無可
    採認,被告吳信成所為恐嚇危害安全之犯行堪可認定,應予
    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
    核被告吳信成所為,係犯刑法第305 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爰審酌被告吳信成夥同同案被告鄭弘猷、邱宇汎、鄧珠明及
    少年丁○○毆打被害人涂○○,已有不該,事後更以電話恐
    嚇涂○○不得報警,否則要再次毆打涂○○,令涂○○心生
    恐懼,所為誠應非難;並考量被告吳信成犯後雖否認犯行,
    惟已於本院審理中與被害人涂○○以3 萬元達成和解,和解
    金額已付訖,並獲得涂○○諒解表示不予追究,有和解書1
    份在卷可稽(見訴字卷二第176 頁);兼衡被告吳信成恐嚇
    被害人涂○○之方式、其犯罪動機、手段、被害人涂○○心
    生恐懼之程度、被告吳信成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貳、無罪部分(被告四人被訴結夥攜帶兇器強盜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鄭弘猷、吳信成、邱宇汎、鄧珠明及少
    年丁○○於101 年1 月31日凌晨某時,在上開益大飯店第12
    02號房(起訴書誤載為10樓某號房)內聚集聊天時,除謀議
    毆打涂○○外,復共同基於結夥攜帶兇器強盜他人財物之犯
    意聯絡,先由被告邱宇汎、鄧珠明負責撥打電話邀約涂○○
    至上開飯店310 號房間,復由被告鄭弘猷把風,少年丁○○
    、被告吳信成分持安全帽、電擊棒、飯店內鐵椅毆打涂○○
    ,致其受有頭部外傷併右額部不規則撕裂傷等傷害,被告己
    ○○因見涂○○正欲逃離,則徒手抓住其衣領強行拖回室內
    ,使被告吳信成繼續毆打涂○○,至涂○○不能抗拒而趴於
    房內地板,被告鄭弘猷即取走涂○○身著外套口袋內之現金
    1,200 元及置於房間桌上之安非他命1 包。因認被告鄭弘猷
    、吳信成、邱宇汎、鄧珠明均涉犯刑法第330 條第1 項之結
    夥攜帶兇器強盜罪云云。
二、按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
    其認定之理由,刑事訴訟法第310 條第1 款定有明文。又犯
    罪事實之認定,係據以確定具體的刑罰權之基礎,自須經嚴
    格之證明,故其所憑之證據不僅應具有證據能力,且須經合
    法之調查程序,否則即不得作為有罪認定之依據。倘法院審
    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即無
    前揭第154 條第2 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
    在。因此,同法第308 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
    主文及理由。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
    且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
    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
    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
    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
    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判決同此意旨)。從而,以下涉及被告
    四人被訴結夥攜帶兇器強盜部分,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
    證據能力乙節並無論述之必要,合先敘明。
三、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
    法;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6
    1 條第1 項、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
    文。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
    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之基礎
    。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
    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
    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
    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
    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諭知被告
    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 號、29年上字第3105
    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者,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
    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
    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參照)。此係鑑於被害
    人、告訴人與被告立於相反之立場,其陳述被害情形,本質
    上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此等供述證據,即使施以預防規
    則之具結、交互詰問與對質,其真實性之擔保仍有未足,是
    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為補強,達到足使一般人對其陳
    述無合理之懷疑存在,而得確信其為真實。至於指證者前後
    供述是否堅決一致,有無矛盾或瑕疵,其與被指證者間有無
    重大恩怨糾葛等情,因與所陳述之犯行無涉,均尚不足作為
    其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院101 年度臺上字第61
    99號、101 年度臺上字第1175號判決同此意旨)。
四、本件公訴人認被告四人涉嫌共同於101 年1 月31日上午某時
    ,在上開益大飯店房間內,強盜被害人涂○○之財物,無非
    以被害人涂○○、證人戴○○之警詢證述、被告鄭弘猷之警
    詢供述、益大飯店監視錄影光碟翻拍照片、國軍高雄總醫院
    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診斷證明書等為主要論據。而被告四人
    及其等辯護人之答辯要旨如下:
  (一)被告鄭弘猷固坦承有毆打被害人涂○○之事實,惟堅決否認
    有何強盜犯行,辯稱:伊當天只有進去打人而已,並沒有拿
    走毒品跟錢,伊於101 年4 月26日做警詢筆錄時有壓力,警
    察說其他被告都指向伊,要伊衡量要不要承認,那份筆錄內

    容不是伊自己的意思等語。辯護人則以:
被害人涂○○於
    本件案發後20天才向高雄市刑大報案,報案內容可能增加許
    多想把案件辦大之情形,故其一開始報案內容不見得可採,
    而證人戴○○證稱涂○○被搶錢及毒品,都是聽涂○○所述
    ,並非親自見聞。
倘被告四人一開始動機即在搶奪或強盜
    財物,則在離開益大飯店過程中、再次聚會時應會詢問搶到
    什麼、如何分贓,然本案並無此種情形,足見被告四人是一
    盤散沙,只是去打人,並未想到後果。
依法院勘驗益大飯
    店監視錄影畫面結果,被告鄭弘猷是最後一個進入310 號房
    之人,沒多久就跟著出來,而被告鄭弘猷離前一個出310 號
    房的人只有4 秒,殊難想像4 秒即能搜尋涂○○身上財物等
    語,為被告鄭弘猷辯護。
  (二)被告吳信成固坦承有毆打被害人涂○○之事實,惟堅決否認
    有何強盜犯行,辯稱:伊只有打人,沒有強盜這件事等語。
    辯護人則以:
同案被告鄭弘猷雖有表示毆打涂○○後,有
    錢搶錢,有毒品搶毒品等語,然被告吳信成認已經打了人又
    搶錢,傳出去不好聽,故拒絕鄭弘猷,其主觀上並無強盜之
    犯意。
被告吳信成雖有共同毆打涂○○,然被告吳信成及
    其他被告均表示沒有看到鄭弘猷拿涂○○的錢及毒品,是涂
    ○○此部分指述實難盡採,縱鄭弘猷確有取走涂○○之錢及
    毒品,亦屬共犯過剩,不應令被告吳信成負強盜之責等語,
    為被告吳信成辯護。
  (三)被告邱宇汎固坦承有應被告鄭弘猷之要求,藉故約涂○○至
    益大飯店之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強盜犯行,辯稱:伊不知
    道鄭弘猷、吳信成、丁○○會真的打涂○○,伊也不知道己
    ○○、吳信成及鄧珠明想要強盜涂○○之財物等語。辯護人
    則以:
被告邱宇汎僅因鄭弘猷、涂○○間有金錢及毒品糾
    紛,遂聽從鄭弘猷建議邀約涂○○至益大飯店,而鄭弘猷在
    該飯店1202號房說「有錢搶錢,有毒品搶毒品」這句話時,
    並非對被告邱宇汎說,被告邱宇汎亦未聽見,自無從與其他
    同案被告為強盜罪之犯意聯絡。至被告邱宇汎與鄧珠明另於
    該飯店3 樓開311 號房,與涂○○所開之310 號房是對面一
    事,僅是巧合,並非為占地利之便以施加強盜之情。
證人
    涂○○自稱當日並未攜帶毒品至益大飯店,則自不可能遭被
    告等人強盜取走毒品。至涂○○雖證稱其當時身上現金1,20
    0元遭搶,然其對於其當日抵達益大飯店之前花費不復記憶
    ,其如何能確定遭毆打當時其身上確實有1,200元。況當時
    涂○○身上最值錢之物品為其攜帶之筆記型電腦,然該筆記
    型電腦並未遭被告等人取走,則被告等人是否有強盜犯行實
    有可疑。再者,證人涂○○稱願將該筆記型電腦贈予被告邱
    宇汎,則被告邱宇汎應無與其他被告共同謀議強盜涂○○財
    物之必要。
被告邱宇汎並未與其他被告共同謀議傷害涂○
    ○,在涂○○遭其他人毆打時,被告邱宇汎尚出手制止,更
    因而遭被告吳信成打傷,足認被告邱宇汎並無傷害涂○○之
    主觀意圖等語,為被告邱宇汎辯護。
  (四)被告鄧珠明固坦承有於案發時在益大飯店之事實,惟堅決否
    認有何強盜犯行,辯稱:伊沒有做,伊與鄭弘猷、吳信成、
    邱宇汎在1202號房時也沒有聽到鄭弘猷說「有錢搶錢,有毒
    品搶毒品」這句話等語。辯護人則以:
被告一行人在益大
    飯店1202號房內時,同案被告鄭弘猷固有自言自語小聲表示
    「打完涂○○後,涂○○身上有錢就把錢拿走,有毒品就把
    毒品拿走」,但並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不動產經紀業者就訂約事項調查之義務,若未特別約定,應以通常所能查證之方法為已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為終止借名登記後請求返還房屋有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共有物分割須先就原物分配,必於原物分配有困難者始予變賣價金分配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被告未據實告知交易重要事項屬於民法第92條詐欺意思表示,應返還價金與買受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違章建築的事實屬於交易上重要資訊, 出賣人未據實告知,應屬民法上詐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定出賣人未據實填寫現況說明書,致買受人陷於錯誤而締結買賣契約,應返還價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定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2520萬665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斷被告涉及販賣第二級毒品之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及販賣第一級毒品 一審法院判處合併執行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涉嫌販賣第二級毒品 其中一罪法院認為欠缺補強證據 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二審法院認定被告犯傷害罪 判有期徒刑一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竊盜案件二審諭知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罪 一審法院認定應成立普通傷害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依法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誹謗罪及個人資料保護案件 一審法院判決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買方向房屋仲介公司訴請賠償 二審法院駁回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一審法院駁回原告聲請宣告分別財產制之聲請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殺人罪與傷害罪之區別,視有無殺意為斷,被害人受傷害程度,不能據為認定有無殺意之唯一標準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販賣第一級毒品案件 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9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駁回原告夫妻剩餘財產分配之請求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剩餘財產除因繼承或無償取得者外 妻應有平均分配之權利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登記契約倘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或公序良俗 應承認其效力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借名契約既終止 即得請求取得房地登記名義之人移轉所有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無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策畫 指揮槍擊案之犯行 判處無罪 駁回檢察官上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認標的物之瑕疵已修復完畢 買受人猶拒絕履約 此應屬於可歸責其事由之給付遲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判令買受人應給付買賣價金及按日遲延之違約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施用毒品之人如供出毒品之來源,指證之真實性,應有補強證據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持有第二級毒品超過純質淨重20公克 法院為緩刑宣告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徵信社返還委託費用 一審法院判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原告請求給付貨款 法院判准原告全部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 法院准許聲請人更生 每期清償3500元 為期六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所有之車輛因車禍受損 法院判准賠償 503314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請求支付CNC工具機廠驗款及驗收款 原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解除買賣房屋契約無理由 法院判決被告勝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因遭被告不當體罰 請求損害賠償 法院判令被告應賠償損害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法院判決被告涉犯強制罪部分無罪 殺人未遂罪公訴不受理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車禍案件 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354830元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積欠金融機構借款 法院裁定准許更生 每月清償1500元 為期6年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終止後 被借名人即應基於借名契約有返還房地之義務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借名契約既類推適用委任之規定 其借名契約性質有不能消滅者 自不因當事人一方死亡消滅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被起訴殺人未遂罪,一審認定沒有殺人犯意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加重強盜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得易科罰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主張購買房屋之消防設備有瑕疵欲解除買賣契約,法院認定解除契約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借款案件,借款人訴請確認債務不存在
(高雄張景堯律師) 買受人不知悉買賣行為有害及債權人之債權,債權人訴請撤銷法律行為無理由
(高雄張景堯律師)現金卡之卡債請求清償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偽造有價證券部分,判處緩刑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分割共有土地一審採價金補償 二審改認為應以原物分割為原則(方案七) 互相不找補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地方法院認定雖被告職稱為經理 然其與公司之關係仍屬勞動契約並非民法委任契約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原告需就買賣及所有權移轉為通謀虛偽意思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無法證明從事司機工作之被告參與詐欺犯行 地方法院判定詐欺及洗錢部分無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 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三級毒品愷他命一審判6年 二審改判3年9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按販賣毒品之所謂販賣行為,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 且客觀上有販入或賣出毒品行為,即足構成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明知車輛來源不明而買受 涉犯故買贓物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確認工程款存在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請求給付醫療險保險金理賠案件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販賣二級毒品判處合併執行5年6月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英文律師函-請求給付貨款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告訴人撤回對配偶之通姦告訴 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有與購毒者就價金與毒品數量達成合意 惟無法認定已經交付毒品 判處販賣毒品未遂罪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 實施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始成立幫助犯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土地所有人不得單純請求房屋使用人遷出 否則將來無法強制執行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過失傷害案件 經告訴人撤回告訴 法院諭知不受理判決
(高雄張景堯律師承辦)在學之成年子女 求學中因無法期待自足 仍得請求父母應負擔扶養義務
(張景堯律師承辦)被告涉嫌殺人未遂 法院考量其與被害人和解 且長期患有精神障礙疾病 判處緩刑
被告僅為末端銷售業務 法院依據刑法31第2項 59條 及96年減刑條例減刑
商業負責人明知不實事項填入會計憑證者 成立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傷害案件 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 法院應為不受理判決
拍得之土地上有建築物 法院認定應成立推定租賃關係
母親因車禍過世 法院認定精神慰撫金以75萬元為適當
地方法院以憲法上工作權之保障 認定競業禁止條款無效 故原告請求違約金給付應無理由駁回
員工下班時間發生車禍屬於職業災害範圍 雇主應有原領薪資及醫療費用補償之義務
雇主勞保高薪低報 因此導致員工短領之補償 雇主有賠償之義務
購毒者涉嫌偽證罪-經審判後認定所述並非虛偽~判處無罪
廢棄物之分類不能逕論以事業廢棄物之處理或貯存~一審法院認定不違反廢棄物清理法
家事法院參酌社工訪視報告 依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考量 裁定改由聲請人單獨監護子女
原告以抵押權違反從屬性訴請法院塗銷抵押權登記~原審法院判定應塗銷~被告上訴二審後~二審法院認定抵押權實質上屬於同一~廢棄原第一審法院之判決
檢察官起訴結夥強盜罪~一審法院判定無法認定有強盜行為及強盜犯意聯絡~判決被告無罪
法院認定購毒者偵查中陳述有瑕疵~無法遽認被告涉嫌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判定此部分無罪
被告趁機抽取他人信箱內之競選文宣~係以和平方式為之~非強暴或脅迫行為~不構成選罷法第98條第1項1款所稱其他非法行為
販賣毒品案件~除有共同被告之自白外~仍須其他補強證據始足以認定被告之犯罪
施用毒品之人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之陳述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得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里長當選無效訴訟
繼承人明知其被繼承人與他共有人有土地交換契約~主張拆屋還地屬於權利濫用
賣主交付貨品不符合兩造約定之品質-買受人得解除契約請求返還已支付之價金..
警方陷害教唆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高等法院撤銷原審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
Judi
Judi
Judi
Judi
Judi
高雄張景堯律師 電話:(07)537-5559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復興四路10號6樓之9 信箱: jingyau1225@gmail.com
Copyright © 2013 網旭科技 AllRight Reserved